2018水利简讯第11期

    发布日期:2018-06-27 信息来源:万博体育为什么进不去 字体:[ ]

    澧县旱情趋势及抗旱救灾工作建议

    澧县水利局  张 华

     

     

    编者按:截至6月25日,我市平均降雨641.5毫米,比历年同期720.8毫米偏少11.0%,比去年同期880.0毫米偏少27.1%;4月以来,我市平均降雨404.0毫米,比历年同期489.3毫米偏少17.4%,比去年同期572.1毫米偏少29.4%;特别是6月1日以来,我市平均降雨38.7毫米,比历年同期160.3毫米少75.9%,比去年同期284.1毫米少86.4%,澧县、临澧县等地旱情开始露头,根据气象预测分析,7月上中旬雨季将会结束,届时我市将面临更加严峻的抗旱形势。澧县水利局张华同志结合本地实际,立足于早,精心调研,认真撰写了《澧县旱情趋势及抗旱救灾工作建议》,对全市坚持防汛抗旱两手抓、抓两手,具有很好的借鉴和指导意义。现予以全文刊发如下:

     2017年从6月23日起澧县涝旱急转,出现了连续46天的高温干旱。今年进入6月份我县一直晴多雨少,平均降雨量9.3毫米,只占历年同期平均降雨量的4.6%。据气象预报,未来一周全县将高温少雨。由于降雨少、蓄水少,今年抗旱形势严峻。

    一、旱灾基本情况

    特殊的地理位置,复杂的地形地貌以及不够完善的水利基础设施,导致我县易旱易涝,旱涝交替,自然灾害频繁发生。“水灾一条线、旱灾一大片”,而旱灾持续时间更长,农业受损面积更大,对群众生产生活的影响更深。

    1.历年旱灾频繁。我县旱灾频率很高,中等程度以上干旱两至三年一遇,小旱、插花性干旱基本上年年都有。建国以来,我县先后经历了1963年、1972年、1990年、1991年、1992年、2001年、2005年、2011年特大干旱,以上干旱年景久晴无雨,库塘干涸,溪河断流,作物枯死,人畜饮水十分困难,农业严重减产失收。特别是2001年,春旱连夏旱、夏旱连秋旱,干旱时间长达180多天,全县受旱面积达到63万亩,直接经济损失2亿多元。

    2.去年旱灾严重。2017年,我县遭受了连续46天高温干旱。降雨少。6月23日涝旱急转,我县除6月29日出现5.2毫米、7月9日出现5.9毫米、8月1日3.4毫米三次小雨过程外,至8月9日连续46天降雨量只有14.5毫米, 比历年同期254.4毫米少239.9毫米,少94.3%;气温高。日最高气温从7月15日起均超过35℃,从7月21日起超过38℃,其中8月6日澧县站最高气温达到39.7℃,而7月23日澧南镇达到42.5℃,刷新历史最高气温(历史最高气温1972年40.2℃)。蒸发大。从7月中旬起,日平均蒸发量超过9毫米,其中7月21日最大日蒸发量10.5毫米。灾情重。全县农作物受旱面积一度达到37.71万亩,其中轻旱20.64万亩、重旱9.62万亩、失收面积7.45万亩;2660人出现饮水困难;全县直接经济损失达到1.85亿元。

    3.今年趋势明显。一方面,气象部门预报有干旱。气象部门预报,今年雨季将在7月上旬结束,后期将会出现连续高温干旱。5月30日,国家防总发出了《关于切实做好2018年抗旱工作的通知》,在汛期发出抗旱通知的情况比较罕见。另一方面,旱象目前已经显现。每年6月中下旬是我县的梅雨期,也是历年的降雨集中期,一个月的降雨量占全年总降雨量20%左右,但今年6月1日至25日全县平均降雨量只有9.3毫米,比历年同期少209.7毫米,少95.6%。特别是每年6月下旬的梅雨期,一般暴雨连连,而今年虽然出现了6月19日至24日连续6天的阴雨过程,但全县平均降雨量只有7.5毫米,十分罕见。目前,全县蓄水量只有2.13亿立方米,占蓄水总量5.04亿立方米的42.3%,比历年同期蓄水少1个亿,少20%以上;王家厂大型水库蓄水9020万方,占正常库容的45.1%,比去年同期少3400万方;蓄水不足,为后期我县抗旱工作带来严重影响。

    二、旱灾原因分析

    连续高温无雨,是导致干旱的主要原因。但水利设施不配套和基层抗旱能力不足,是因旱成灾的直接原因。

    1.基层抗旱能力薄弱,抗旱效益差。一是县级抗旱服务队装备少。我县县级抗旱服务队只有2013年国家投资装备的200万设备,而主要用来提水的小型移动泵站只有2台,潜水泵11台,干旱时不能满足全县各镇街的抗旱要求。二是镇街基本无抗旱设备。湖区各堤垸基本没有大型抗旱机埠,干旱时只能望水兴叹。按照有关领导的说法,湖区有把水排出垸外的能力,却没有把水从外河提上来的本事。2013年抗旱时,官垸镇因没有抗旱机埠,无法从外河提水,我们只能动用挖泥船提水,投入大、效益差。山丘区七八十年代兴建的抗旱机埠年久失修,基本报废,如复兴的白果树机埠、洞市的木溪峪机埠。镇街没有抗旱专用设备,赤手空拳,不能组织有效抗旱。三是农户抗旱能力差。青壮年劳力外出打工,留守在家的劳力年老体弱,既不懂电,又不会操作抗旱设备,在大旱面前显得无能为力。从2017年的我县抗旱情况来看,只要水源在1公里以外,农户基本没有能力提水灌溉。

    2.中小型灌区不配套,灌溉无保障。近些年来,国家重视大型灌区配套改造,灌溉效益显著提高。但是,中小型灌区配套改造项目一直没有启动。我县有小型灌区475个(其中2000亩以上的小型灌区51个)、1万亩以上的中型灌区9个(其中5万亩以上重点中型灌区5个),设施年久失修,灌溉保障率低,必须除险加固、配套改造。山门太青中型灌区是以太青、山门两座中型水库为水源联合而成,1975年9月动工兴建,1978年竣工受益,设计灌溉8个乡镇、9.02万亩。当时,全部靠群众肩挑背扛,渠道用岩石、三合泥护砌而成,逢山开山,半挖半填,施工简单粗放,质量没有得到保证。现在已运行40多年,由于一直没有启动配套改造项目,年久失修,渠道渗漏、垮塌险情不断。2017年从7月19日开闸放水,连续灌溉10天后,29日下午灌区干渠花园湾段出现了长97的高位坍塌,渠道撕裂下崩,造成抗旱灌溉中断。

    3.三峡水库汛后拦蓄,湖区缺水源。我县湖区过去灌溉主要从外河引水,打开涵闸就能灌溉,一般没有提水抗旱机埠。但是,三峡水库建成后,外河来水量明显减少,抗旱期间不能直接开闸引水。特别是三峡每年从9月份开始拦蓄,我县湖区松滋水系来量急剧减少,水位下降,不能正常引水灌溉,而此时正是晚稻用水的关键时期。从10月至次年的3月,三峡下泄流量每天维持在5000—6000秒立米,下泄流量越小,松滋口进水比率越小。松滋口汛期分洪流量一般占长江的7%—9%,而枯水季节只占2%—3%,一般只有80秒立米—120秒立米,而冬季还出现断流情况,直接影响我县官垸、如东、小渡口三个镇10多万人的生产生活用水。

    三、抗旱工作建议

    1.加强湖区补水项目建设。因三峡水库建设,对洞庭湖区群众生产生活及生态环境造成了直接影响。目前,我省计划实施洞庭湖区北部片区补水项目,省、市、县三级分别按比例分摊建设投资,其中省里负担20%。我县拟从艳洲电站引澧水灌溉湖区的澧澹、小渡口、如东、官垸等几个乡镇,总投资2.3亿元,计划今冬开工建设,2019年底建成投入使用。现在三峡每天发电收入过亿,建议国家拿出一部分资金,给予补偿性投入,对缺水地区群众实行补水项目建设。

    2.加强基层抗旱能力建设。县、乡两级抗旱服务队直接面向群众,可以解决干旱死角及抗旱难度大的区块,需要各级加强基层抗旱服务队能力建设,增加装备,落实保障,更好服务于农村、服务于农业、服务于群众。建议财政安排专项资金,每个镇街配套20万元以上的抗旱提水专用设备,切实解决干旱死角水源补给问题。

    3.启动中小型灌区配套项目。中小型灌区覆盖乡乡村村,是抗旱灌溉的“毛细血管”,可以直接解决抗旱灌溉“最后一公里”的问题,需要我们加大项目争取力度,引起上级重视,建议迅速启动中小型灌区配套改造项目,或继续实施抗旱应急水源项目,解决群众引水安全、农田灌溉应急问题。

    4.切实加强抗旱组织领导。各级对防汛工作高度重视、舍得投入,相对而言,抗旱工作力度不够大。从2017年我县抗旱情况来看,抗旱灌溉主要依靠灌区。镇街向县里报告放水,但部分镇街只喊水,不管水,上游大水漫灌的问题、灌溉最后一公里得不到解决的问题比较普遍。灌区不能灌溉的镇街,水源普遍缺乏,用水矛盾突出,需要镇街党委、政府通盘考虑,协调解决,但抗旱在急,部分镇、村无人管、无人问,水库、堰塘有水也没有人去调度灌溉。所以,需要切实加强基层组织的抗旱责任,实行领导包片管村,深入一线,发动和组织群众,把水送到田间地头,形成抗旱合力。

    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
    分享到: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